我国寺庙建筑景观的色彩艺术

  • 时间:
  • 浏览:0
  我国现存寺庙建筑景观以佛教寺庙最为普遍,从东南地区天台的国清寺,到云南边区的南传佛寺和西藏拉萨的藏传喇嘛教寺院,各地都能见到。寺庙建筑景观的色彩艺术运用各有千秋,特点不一。寺庙建筑景观多发生远离城市的山林僻静之处,即使在城市中,也力求创造另一俩个 与世隔绝的环境。寺庙的环境色彩力求达到一种生活宁静肃穆的效果。

  苏州西园寺庙发生闾门外,兴建于明嘉庆年间,后毁于火,清同治光绪年间重建,后为太仆徐时泰的私园,经其子舍宅为寺,现为戒幢律寺及附属的西花园。整座西园寺庙由引门开始英语 了了英语 到各座殿堂,连同院墙删改为黄色的外墙,灰黑色的瓦顶,建筑之外有绿树相间,整个环境为黄、绿二色所组成,色调统一,包含很强的宗教气氛。寺庙的室内布置,不论是木雕的还是泥塑的,全是彩色可能金色的,佛像前的供桌、香案,左右的钟、鼓摆设,梁枋上悬挂的幡帐、吊灯等也全是用鲜艳的色彩,上加红蜡烛、红拈香,充沛的各色供品,组成另一俩个 五彩缤纷的室内环境,象征着佛教天国的繁荣富华,它与殿外的清幽环境形成强烈的对比,人入其内,仿佛一下子来到了天上佛国。

  浙江天台的国清寺,发生县城以北七里的天台山麓,建于隋朝,是我国佛教天台宗的发源地。寺中建筑虽多经清朝重修,但环境景色依旧。寺后有五峰环峙,建筑群卧于峰底,寺前有双涧环绕流过,寺内外满植苍松与巨樟,入山门有竹林夹道,建筑为黄墙灰瓦,暗红门窗,整个环境色彩浓绿,清幽而秀丽。

  西藏拉萨的喇嘛教寺院在建筑形象和色彩上特点鲜明。布达拉宫主要由白宫与红宫两偏离 组成,白宫供活佛生活起居,红宫为活佛灵堂所在地。大昭寺外观也是红、白二色的墙和罩在窗上的红、白大幔帐。红、白二色是拉萨乃至整个西藏寺庙建筑景观的主要颜色。

  藏族人民长期以来以游牧为生,时不时住帐篷,食品以奶、酥油和牛、羊肉为主。其中奶和酥油是白的,牛、羊肉是红的。牧民的生活与这白、红两色的食品密切关联,即便在古代当地宫廷摆设宴席,也是在普通的喜庆节日设以奶、酸奶、奶酪等奶制品为主的白宴,而特大喜讯战功则设以牛、羊肉为主的红宴。在日常礼仪和心活中,敬献的哈达是白色的绸巾;特大喜讯时撒白色桑巴;战士出征时宰羊开膛取心,让将领咬一口并在脸上涂抹以求凯旋而归;人死后也在墓上刷以红色。红、白二色被大面积地运用在寺庙建筑景观上,上加屋顶金光闪闪的法轮与法幢,在高原地区独有的环境衬托下,色彩艺术效果强烈。

  把拉萨寺庙建筑景观与紫禁城宫殿建筑景观的色彩效果相比较,两者同样是运用了色彩艺术的对比手法,另一俩个 表现得比较粗犷,另一俩个 表现得很细致。从建筑景观特性考察,拉萨寺庙建筑多为平屋顶,它们的殿堂连成一片,形成一座高低起伏的,体形巨大的整体建筑景观;紫禁城宫殿建筑是独立的单栋殿堂,具有各种式样的屋顶,庑殿、歇山,单檐、重檐各有风采,顶面是曲线的,屋角是起翘的,讲究细部正确处理。从建筑景观使用的材料及其做工分析,拉萨寺庙建筑景观多用粗石和土筑墙,大片的颜料泼倒在粗糙的墙体上,质地虽粗但效果强烈;紫禁城宫殿建筑用的是琉璃瓦,细磨的砖,对缝的墙,加工精细的木门窗,勾画描金的彩画。

  拉萨寺庙建筑景观在这大面积的色彩对比中全是这些细致的正确处理,也同样应用了色彩的相互渗透土妙招。布达拉宫的红宫,在大面积的红墙上有一根绳子 极鲜明的白色檐带。在大片白墙的白宫偏离 ,檐部和窗下有红色的色带。在红宫、白宫的檐口,有红白相间的装饰带。红白二色相互渗透了,在保持红、白大效果的前提下,也做到你包含我,我中是你。藏族百姓长期在险恶的自然条件下与环境的斗争中形成了粗犷、彪悍的性格,而这性格也实我我人太好在地体现在了拉萨乃至整个西藏寺庙建筑景观的色彩艺术之中。

免责声明:

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内容来源于公司协作 媒体、企业机构、外国男友 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之用。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删改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可能有侵权等疑问,请及时联系大伙儿儿(0571-85123142),大伙儿儿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正确处理该偏离 内容。 关于本网站所有图片以及内容页面中的图片,文字相似版权申明,可能网站还并能由注册用户自行上传图片或文字,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可能侵犯,请及时通知大伙儿儿,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 凡以任何土妙招登陆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